所有商品分类

投资艺术品是市场金融化下的最后一种暴富手段

时间:2017-03-22

    【中华收藏网讯】随着近几年先富起来的人群的扩大,精神生活日益丰富,文化品位不断提高,以及其它领域的资金流向艺术品市场,使这种风气日渐浓厚,随之艺术品的价值也在不断的提高,而且成为了一种新的投资热潮。在文化艺术品投资火红市场的表象下,也隐藏着不容忽视的问题。

    张大千 《花鸟山水》 国画(成扇) 51x19cm.png

    张大千 《花鸟山水》 国画(成扇)51x19cm

    中华收藏家协会会长、国家艺术品高级鉴定、评估师龚经强深藏文化艺术收藏界数十年,他认为近几年,文化艺术品市场走入低谷,将会进行重新“洗牌”,说到底就是市场自动调节功能的开启,并正在形成一种全新的市场机制。龚经强说,针对国内文物艺术品严重缺乏流通渠道,市场正在打通文物艺术品的金融资产化渠道,以带动流散民间海量文物艺术品成为金融资产,这无疑,将带来一波收藏家的暴富潮。

    吴冠中 水粉画 (布达宫图).png

    吴冠中 水粉画 布达宫图

    艺术品资产化是一种必然

    “今非昔比”,这是以周期性的眼光来观察必然会得出的结论:不用和上一轮周期开始时的2003年比,只要和这一轮周期开始时的2009年比,到2011年短短3年,艺术市场就经历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用龚经强的说法是“量变到质变”的过程:上一轮周期20032008年艺术市场固然经历了大幅度的普涨行情,但似乎只是在为2009年到2011年的后一轮周期做准备、作铺垫,而这后一轮周期的行情才是其真正的爆发。那是“亿元时代”的行情:单件拍品成交价从千万元级跃升到亿元级;总成交额翻番放大,以致西方艺术评估机构多次修改艺术市场排名,把中国艺术市场成交额从全球老三改为老二、老大,中国艺术市场已经初具规模。

    投资艺术品是市场金融化下的最后一种暴富手段 (1).png

    根据近几年艺术品投资收藏市场的发展,龚经强针对近十年的古玩艺术品市场走向做了初步的分析判断:

    2010年:曙光乍现——大众对文物艺术品有了一个前所未有的珍视高度,一线货源紧张,仿古在追求传统艺术和卖假中此消彼长。

    2011年:价值发现——文物艺术品中珍稀品种的上涨幅度与以往相比有很大提高,淘宝热快速升级。

    2012年:利益垄断——利益集团利用自身资源,宣扬文物传承有序观念、通过垄断电视节目、包装鉴宝专家,控制拍卖公司,疯狂推销自身所控制藏品,打压民间收藏。

    2013年:乱象丛生——民间鉴定、收藏乱象丛生,假鉴定、假拍卖、假抵押骗子公司猖獗。民间文物流通性极差。收藏家陷入窘境。

    投资艺术品是市场金融化下的最后一种暴富手段 (2).png

    2014年:艰难探索——分布在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古玩城多数已改为古玩艺术品商城 ,与此相关的艺术沙龙、艺术茶吧、展馆、拍卖行业蓬勃发展,展览、拍卖、大型文化活动层出不穷,在艺术品市场艰难探索。

    2015年:转折创新——艺术电商如雨后春笋,各类文交所模式登台亮相 古玩网已转换模式为交易平台。民间博物馆发展迅猛。购买古玩的方式将由捡漏淘宝的方式向金融理财的方式转变,文物艺术品在金融行业初露锋芒。

    2016年:文企对接——拥有精品文物艺术品已成为少数人身份与品位的象征。顶级企业与收藏机构合作,纷纷建立博物馆,博物馆成为新企业标配。博物馆管理师成为职场稀缺人才,专业博物馆管理机构连锁式发展。

    投资艺术品是市场金融化下的最后一种暴富手段 (3).png

    2017年:资产增值——文物艺术品资产化起航,收藏机构以文物艺术品资产入股企业,文物衍生品市场繁荣,文化产业发展迅猛,文物国际交流成为常态。文物艺术品将成为稀缺品种,文物艺术品价格高企。

    艺术品投资“钱”程似锦

    艺术品的投资者大致分为三类:一是拥有雄厚资金和高端“学术智囊团”支持的企业家;二是纯粹以赚钱为目的入场,将艺术品当股票的“艺术投机者”;三是以人文艺术为依托点。在这三类中第二类居多,买画的人是有钱的人,但有钱的人并不一定等于有很高艺术修养的人,他们要按自己的欣赏习惯、特殊需要,甚至图个吉利买画。所以他们只注重交易不注重培育艺术原创生态。

    因此,系统的、理性的艺术品金融投资已经成为当下市场转变的当务之急。自我国出现拍卖公司以来,艺术金融已初具萌芽,从2010年开始大规模发展,随着金融资本不断地进入艺术市场,市场对艺术品的投资收藏从简单的个人爱好,衍生出一种新的财富管理类型,越来越多的资本通过艺术品抵押、艺术品按揭、艺术品信托、艺术品基金等各种金融形式介入艺术领域,从而开启了中国“艺术金融”时代。

    投资艺术品是市场金融化下的最后一种暴富手段 (4).png

    转型后的艺术品收藏向“钱”看

    金钱虽不是万能的,但事实上金钱对于艺术市场的促进作用是不可否认的,经济层面的合理运作会对艺术品市场的发展起到积极的推动作用;而相反的,艺术品产业的健全与稳步发展也会在促进经济稳定,对调节改善产业结构的发挥正面影响。

    近年来,艺术对金融机构的吸引力在持续增强,星星之火正在形成燎原之势,金融资本不仅染指艺术品拍卖市场,而且以银行、信托、基金为代表的金融资本介入艺术品行业,各种艺术品理财产品以及基于艺术品的金融产品频频问世、层出不穷,已成为当今中国艺术品市场的一个显著特点。

    龚经强表示,艺术金融化至少有两大好处:第一,大大降低了艺术的参与门槛,投资者投资与交易的是艺术品资产的金融份额可大可小,可多可少,艺术金融从真正意义上让艺术品走进了“寻常百姓家”。第二,艺术市场引入了“互联网思维”,加快了平台化发展。互联网化后,在传统画廊(一级市场)、拍卖公司(二级市场)之上,诞生了一个全新的交易平台。这个平台的规则是互联网化的,即:线上终端、自由买卖、大数据系统管理,形成了一套全新的评估定价机制,而且“鼠标说了算”的机制,使整个交易过程更透明、更公正。从这个角度说,艺术金融是互联网思维在艺术产业上的落地与实现。

    (清乾隆) 潘富鼎 法琅彩壶.png

    清乾隆 潘富鼎 法琅彩壶

    艺术与金融就像是一对恋人,郎“财”女“貌”。而艺术是人类宝贵的精神财富,是尚待开发的神秘宝库,也是人类提高生活品质不可或缺的元素。随着“艺术金融化”程度的提高,中国艺术品市场一定大有可为,但风险同样值得警惕。如何协调艺术与金融之间的关系也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。今年以来,国家也相继给出了一系列政策,金融部门也正在不断尝试着接轨文化艺术行业,以落实金融与艺术联姻,促进艺术金融化快速发展!